你的位置: 首頁 > 女生頻道 > 現代言情 > 一紙冷婚:霍總追妻路漫漫
《一紙冷婚:霍總追妻路漫漫》徐念念霍北辰小說在線閱讀

一紙冷婚:霍總追妻路漫漫花憐

主角:徐念念霍北辰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一紙冷婚:霍總追妻路漫漫》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花憐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全心全意,換來的是未婚夫的厭惡鄙夷,仇家陷害,家族落敗,萬念俱灰之下設計逃離,三年之后,徐念念強勢歸來,看著昔日對自己不屑的未婚夫深情款款不由得輕笑:“不好意思,霍總,我們不熟?!?..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2-03 11:05:54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蘇雅落點頭,她聽到傭人匆匆跑上樓來對祝太太說:“太太,顧先生來了?!?br/>
祝太太指著蘇雅落對大家說:“大家都記好了,薇安小姐從來沒鬧脾氣離開過,知道了嗎?”

祝太太的口氣有些威嚴,眾人都鄭重地說了“是”,祝太太拉著蘇雅落的手下樓。

第一次見到真人版的顧臣恩,蘇雅落甚至有點期待,她看著冷冰冰坐在沙發上的清俊男人,看著他站起身隨意地將手揣在衣兜里對著她們點頭。

這個男人還真是面癱,見到未來老婆和丈母娘都是一副死了***表情,不過他確實是個迷人的男人,面如寒霜的樣子都讓人覺得有些挪不開視線。

有些人就算是站在人堆里,也能被一眼認出來,因為他們天生是像星辰一樣閃閃發亮的,就像是源源不斷發光發熱的發光體。

比如祝薇安,比如顧臣恩,他們都是活在報紙雜志里的豪門驕子,自己就像是路邊灌木叢里的小野花一朵,就算想破腦袋蘇雅落也想不到她能和這些人有交集。

顧臣恩看著祝薇安和祝太太從樓梯上走下來,他只是看了那個未來妻子一眼就再也不想看第二眼。

粉妝玉砌的千金小姐,他生活里還缺少這樣的女人嗎?每個女人都是妝容精致、笑容得體,可是哪一個不是帶著虛假的面具刻意逢迎。

不過,一個小小的意外倒是讓他對這個叫做祝薇安的女人有了點興趣。

蘇雅落也沒想到,自己好端端從樓梯上走下來竟然會出現狀況。她沒想到祝薇安平時都是穿著八九厘米的高跟鞋走來走去,雖然都是頂級的品牌,可對于她這種連高跟鞋都從來沒穿過的人來說還是太困難。

眼看著就要走下樓梯了,沒想到一個趔趄蘇雅落差一點摔倒。祝太太先她一步已經下樓,要扶她一把也無能為力。

蘇雅落眼疾手快抓住了樓梯扶手,可是她雪白的高跟鞋已經飛了出去,它看起來渾身是勁兒,像是有自己的思想一樣,飛速朝著顧臣恩的方向砸去。

顧臣恩穩穩地接住了鞋子,他將鞋子彎腰放在了地上,并沒有還給蘇雅落的意思。

千金大小姐一定會氣得跺腳吧,這還真是一場好戲,看著這些戴著面具的女人尷尬出丑,這也算是一種茶余飯后的娛樂項目吧。

顧臣恩悠閑地看著蘇雅落,祝太太站在原地說話也不是,不說話也不是,一時屋子里一片靜默。

蘇雅落咬了咬牙,還好沒有崴到腳,不就是從這里單腳跳下來然后迂回到那只鞋子面前。

蘇雅落支撐著身子站了起來,她咚咚咚地從樓梯上單腳跳下來,腳步輕盈地跳到了那只高跟鞋面前。

伸腳進去穿好鞋子,蘇雅落揚著眉仰頭看向高出自己一頭的顧臣恩,那種不甘被愚弄的表情讓顧臣恩覺得有些眼熟。

總感覺是在哪里見過這個女人,可是想了很久,還是想不起來,他確實是沒見過這個祝薇安的,可是怎么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呢?

“薇安,你還沒見過臣恩吧,臣恩總有事情要忙,所以你們才總是見不到面,今天臣恩剛好來了,你們一起去把禮服敲定吧?!弊L锨巴屏送铺K雅落。

蘇雅落看著祝太太,想說話,可是死活叫不出那句“媽媽”來,她從小沒有爸爸媽媽,所以這兩個稱謂對于她來說,算是一個禁忌。

轉頭看向顧臣恩,倒是他先開口說話緩解了蘇雅落的尷尬。

“祝伯母,禮服我和薇安待會兒就去挑,鉆戒是我去巴黎請專人設計好的,你和薇安看看,滿不滿意?”說著,顧臣恩一揮手,身后的宋箐已經將鉆戒盒子遞了過來。

顧臣恩的一番話挑不出一點漏洞來,可是不帶有一點私人感情的對白像是兩國會晤,又像是在做涉黑交易,蘇雅落有點為祝薇安不值,也有點明白祝薇安為什么會撇下這個爛攤子逃跑。

宋箐打開盒子,祝太太上前一步接過盒子遞到蘇雅落面前:“薇安,你看看臣恩對你多好,這么大的鉆石,這項鏈也是,多精致,嘖嘖?!?br/>
蘇雅落掃了一眼,興致缺缺的樣子。

這個表情并沒有逃過顧臣恩的眼睛。

時尚圈里的達人哪個不認識這款鉆飾,這可是海蒂恩大師的封頂之作,全世界僅此一套,多少名媛淑女想要得到這套首飾,可是這個祝薇安竟然不放在眼里。

顧臣恩回想著剛才祝薇安從樓梯上面不改色地跳下來節奏輕盈地穿好鞋子時那個得意的表情。

有點意思,看來以后的日子會過得很有樂趣。祝薇安,你想嫁進我們顧家容易,可是能不能過上順心舒坦的日子,可就不是你可以決定的了。

到時候,就算是你的爸爸媽媽想幫你,也變成了無法插手的家務事。我倒是要看看,你那時還能不能驕傲地笑出來。

顧臣恩微微挑眉,像個玩心大起的小孩子。

手機響了,顧臣恩拿出來看了看,又是她的信息。號碼沒變,說得也還是一些瑣事。

“臣恩,我病了,不過只是流鼻涕咳嗽而已,冬瓜湯還好嗎?”

習慣性地看完信息然后將手機放回口袋里,顧臣恩臉上一片平靜。蘇雅落聽到短信聲音時就朝顧臣恩看了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蘇雅落覺得當顧臣恩看到那條短信時雖然沒有笑意,但是神情柔和了很多。

真是個棘手的男人,有那么多的過去,還有那么多的女伴和秘密,蘇雅落有些犯愁,雖然她只是個替代品,隨時就可能下崗走人,可是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她很難保證她不會甩手走人。

“臣恩,我還有些事情要忙,你跟薇安一起出門吧,不用理我這個老人家?!弊L罅四筇K雅落的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對蘇雅落說:“薇安,你跟我上來一趟?!?br/>
蘇雅落默默跟著祝太太上樓,一進臥室,祝太太就有些不高興了,她說:“薇安,你雖然任性,但是馬上要嫁人了,多少要收斂一點,畢竟進了顧家的門要是讓人家不滿意被掃地出門,誰臉上都沒光?!?br/>
蘇雅落知道祝太太的意思,她是說要蘇雅落必須保住祝薇安作為顧太太的位置,就算有一天顧臣恩騎到她頭上來,她也必須逆來順受,是這個意思吧。

蘇雅落嘆了口氣重重點頭:“我懂?!?br/>
祝太太微微皺眉,語氣有所緩和:“凡事自己多注意,還有,你要習慣喊我跟慶鴻爸爸媽媽?!?br/>
蘇雅落有些犯難,她不想將自己的事情講給這些不相關的人聽,因為這只是一場契約,結束了之后就塵歸塵土歸土,沒必要讓他們可憐她。

“不能讓顧臣恩等太久,那我,那我先下樓去了?!碧K雅落指了指樓下,祝太太無奈地點頭。

蘇雅落一個人下樓,傭人將手袋遞給她,她側頭看向窗前看風景的顧臣恩:“顧…..臣恩,我們走吧?!?br/>
怎么叫都不合適,還是直呼姓名吧,叫顧先生有點不合適。蘇雅落掛了個微笑,她理了理自己臨時接上去的頭發,畢竟不是自己的頭發,她總是擔心那些卷卷的頭發掉下來,那就慘了。

顧臣恩轉頭看了看宋箐:“你打電話讓人過來接你吧,去公司看看,我陪薇安去挑婚紗?!?br/>
宋箐點頭,她跟著兩人出門,看著他們上車離開,慢悠悠走出了祝家的大院子。

這個祝家的小姐有點讓她失望,她以為這個大小姐肯定是跟別的富家女沒有區別,可是見到這個祝薇安時,她反倒覺得有些清新,甚至討厭不起來這個富家女。

這就是要跟顧臣恩過一輩子的女人嗎,每天陪著他吃飯,跟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嗎?

好羨慕,好嫉妒。宋箐拎著自己的包毫無目的地走在郊區的馬路上,她不想讓司機來接她,她只想就這樣一路走下去,什么都不想。

蘇雅落和顧臣恩坐在顧臣恩的酒紅色卡宴車里,她看著顧臣恩專注地開車,百無聊賴中打開車窗看風景。

“顧臣恩,你怎么自己開車,沒有司機嗎?”蘇雅落問完之后突然想到了那個被她摔進醫院的司機先生。

原來那天坐在賓利車后座氣場極強的男人就是顧臣恩,也是,這世界上,像他這樣能讓人不寒而栗的男人還真是不多見。

“司機被一個傻女人給打傷了,真是該死?!鳖櫝级髀牭教K雅落的問題就這樣回答了。

蘇雅落氣得滿臉通紅,她垂著頭暗暗詛咒著顧臣恩,你這個死面癱,你才是傻子,你們全家都是傻子。

“你嘀嘀咕咕在那里說什么呢?”顧臣恩的聽力還真是不錯,蘇雅落聲音那么小他都居然聽到了。

“我在說今天會不會下雨?!碧K雅落懶得看顧臣恩,伸直了脖子看向車窗外。

顧臣恩微微挑眉,明明是艷陽高照,這個祝薇安又是唱哪出,還真是天馬行空的女人。

再無對白,蘇雅落咬著嘴唇看向外面一片片的花田,陽光下鋪就了明麗的色彩,讓人覺得心情也變得明艷艷的。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淘宝快3群 股票融资融券是谁决定的 南京哪家配资公司好 安徽11选五遗漏查询 辽宁快乐12手机助手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 大发快三预测下一期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 期货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 苹果pc蛋蛋